首页娱乐江南科友薄膜光伏企业汉能控股集团欠薪事件正持续发酵

江南科友薄膜光伏企业汉能控股集团欠薪事件正持续发酵

薄膜光伏企业汉能控股集团的欠薪事件正持续发酵。据澎湃新闻了解,10月9日至11日,被汉能拖欠薪资、断缴公积金社保的数百名离职及在职员工齐聚汉能总部维权讨薪。但连续三天的谈判结果并不理想,多位离职/仍在职员工表示,汉能再次开出多张“空头支票”,汉能系实际控制人、前首富李河君始终未现身谈判。

维权员工中的大部分人已被欠薪长达5个月时间,“公积金从7月开始就停了,8月开始社保也断了。”一位今年5月20日入职汉能酒仙桥研发中心的前员工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不仅从未在汉能拿到过一分钱工资,还因合法讨要欠薪及社保公积金在10月10日被辞退。接受采访的多位汉能员工表示,上述停缴社保及公积金的时间属实,是普遍现象。据了解,欠薪已蔓延至整个汉能系,现场讨薪者中还有从江苏、山东等地赶来的外地员工。

汉能集团目前的在职员工数为7500人左右,绝大多数都受到牵连。汉能内部员工职级分为30级,9级主管、15级高级经理、25级以上为高管。目前,1-11级及有回款的销售部门已发放5月份工资,大多数员工仍未收到5月份薪资。矛盾在8月断缴社保后集中爆发,大量员工赴劳动仲裁和劳动监察部门维权。除工资外,从去年开始被拖欠报销款的职工也大有人在。

讨薪者还原三天谈判过程:登记欠薪情况的在职员工被开除

多名参与谈判的讨薪者为澎湃新闻还原了三天谈判过程:

10月9日,200余人前往汉能总部现场讨薪,进入会议室谈判时人数增加至三四百人。汉能集团人力资源部门高管、曾担任李河君十多年助理的杨靖代表公司与讨薪职工沟通。杨靖表示当天不可能支付欠薪,提出统计在场职工的名单和欠薪金额,上报公司商讨解决方案,争取部分发放,并承诺10月15日解决部分员工1至2个月的工资问题。根据员工自行统计数据,当天登记的讨薪名单约有400人,涉及金额约3700万元。当日谈判无果。

到了10月10日凌晨,汉能人力资源中心向全体员工发出邮件,称“极少部分员工不顾公司的积极努力解决的事实和正面的积极回应和劝阻,竟然在公司办公区聚众闹事,扰乱了正常的办公秩序。甚至煽动、串联部分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公司和高管个人进行夸大事实的造谣和恶意抹黑诽谤……”基于上述原因,汉能宣布立即开除“已经确认违纪”的23名员工。

10月10日,65名员工代表再次来到位于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汉能总部进行第二轮谈判,依然由杨靖出面协调。面对讨薪员工提出的“当天先给一些钱”,杨靖表示拿不出来。谈判再次以失败告终。

10月11日,代表200人的员工代表们、汉能高管在朝阳区劳动监察大队的介入下展开三方谈判。汉能方面由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总裁袁亚彬、汉能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彭燚及杨靖等人出面沟通。据其中一位员工代表回忆,袁亚彬称“账上现在没钱,可能后续有一些回款和退税,把握比较大。”经过近5小时谈判后,汉能承诺将在10月底补发5月份工资,当天先给讨薪员工集体5万元。经过商议,讨薪者决定将这5万元全部给现场一位罹患癌症的女员工治病。

对于汉能给出的种种承诺,被欠薪的员工们纷纷表示并不可信,前者曾多次以熟悉的话术表态:今年3月,汉能将发薪日从每月5日调整到28日。6月底,汉能以锦州银行流动性困难为由延迟发薪,承诺更换银行后在7月15日发薪,后又不断推迟。到了8月,汉能开始按职级发放工资,陆续给11级以下员工补发5月份薪资。

汉能“拖延术”

“不是钱没到,是钱在路上”、“掰着手指头数数日子吧,就要到账了”,一位汉能前员工表示,在拖欠工资的数月中,公司高管的类似托词层出不穷,“欠薪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再就业。”

在反复执行拖字诀的同时,汉能还曾通知员工启动“停工放假”和自愿离职政策。前者即从10月份开始停工休假至年底,9月份全薪,10月份开始按各地停工休假政策发放工资。签署协议主动离职的员工,汉能表示可以优先拿到补发的欠薪和报销款。“大家也不信,因为承诺太多,已经麻木了。”

有传闻称,汉能一位高管还曾指责员工,“本来这个月有几百亿投资应该到账,因员工在网上发负面消息导致两笔重要款项没进来,9月份不发任何工资了。”

不止一位前员工对澎湃新闻透露,为处理负面舆论,汉能曾下发“十倍压制原则”通知:如果有员工在网络上发布1条公司负面消息,其所在部门被要求发布10条正面消息对负面予以压制。

除了薪资之外,让汉能员工们担心会打水漂的,还有一款此前号称与员工“忠诚度”挂钩的定融产品——去年7月汉能要求员工购买的非公开定向发行的金融产品,该产品将于明年2月到期。一位8月离职的汉能研发中心员工称,自己被拖欠“工资6万、报销1万、定融2万”。

“我现在还没离职,但汉能已经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OA等账号全部被封。”讨薪过程中,另一位“被离职”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员工颇感无力。

除总部外,汉能分布在多个省份的生产基地同样在上演欠薪维权。

今年7月底,李河君曾在集团中高层会议上发表题为降本增效的讲话。他表示,“汉能自从金安桥水电站发电以后,每年有好几十个亿的收入,大家觉得像是印钞票,就有大手大脚花的习惯”,“如果每年我们省1个亿的成本,按纯利10%计算,相当于卖10个亿的货!”除了痛批汉能不讲节约文化的案例外,他还强调“汉能这个时期,表面上是困难的时期,其实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3A级平台,至少可以融1000亿的资金”,“汉能的事业有多大,连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汉能发展预估有万亿市值,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或许是受上述“期许”鼓舞,汉能在持续欠薪、逼迫员工主动离职之时,仍在招聘新员工。

债务爆发年

雪球越滚越大,2019年以来,汉能迎来了债务问题的大爆发。根据天眼查信息,由汉能控股集团更名而来的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被列为法院“被执行人”的次数多达59次、法律诉讼167条。李河君本人已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微信号“债市观察”统计,上述被执行金额总计约120.75亿元,其中57条为2019年之后被要求执行,金额约为108亿元。

中国光伏产业主流选择晶硅电池组件技术路线不同,李河君一直押注薄膜电池路线。薄膜路线的优点是柔性化、利用场景更灵活,但在市场成熟度和成本上晶硅组件更胜一筹。李河君由水电行业起家,2009年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目前汉能系主要依托三大公司平台: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李河君曾坦言,之所以敢投300亿元进军光伏产业,就因为“汉能产业基础非常扎实,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在他看来,凭借旗下水电业务稳定持续的充沛资金流,汉能是一个最没风险的公司。

然而现实残酷。在港股市场,现已退市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00566.HK,下称汉能薄膜发电)曾被称为“神话”,股价曾在两年内大涨1800%,从港交所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市值股票,摇身一变成为不亚于推特和特斯拉的行业巨头。直到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股价在半小时内腰斩并紧急停牌。数天后,香港证监会宣布已就相关事务进行调查。当年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勒令汉能薄膜发电强制停牌。股价腰斩之前,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的关联交易就已屡遭质疑。

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和上市公司长时间停牌,令汉能元气大伤。

早在2015年8月,就有光伏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汉能急于出售旗下光伏电站项目,无奈很难出手,于是开始出售优质水电资产套现。但其实,相对优质的金安桥水电站,此前已被汉能作为融资工具,其股权被重复质押,司法纠纷不断。“李河君用股权质押、水电站资产质押、土地质押,某些资产是质押了好几遍的。”彼时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

被香港证监会强制停牌三年有余后,去年10月,汉能高调宣布将以私有化方式回归A股市场。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李河君卸任汉能控股集团董事长并退出股东行列,董事长一职由李伟均接任,此后汉能控股集团悄然更名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4月3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完成工商变更,董事长由创始人李河君变更为李雪。6月,汉能薄膜发电从香港联交所退市。

今年8月,汉能的“现金奶牛”和“印钞机”——位于金沙江中游的金安桥水电站过半股权面临公开拍卖。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8月15日发布的两则公告,该院将于9月17日10时至9月18日10时在诉讼资产网公开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40.48%、10.88%的股权,标的评估价分别为11.12亿元和2.99亿元。上述合计51.36%的股权被拍卖后,金安桥水电站的大股东或将易主。

9月16日,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10.88%及40.48%股权拍卖项目均被撤回,撤回原因为: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