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娱乐春哥来敲我的门这家公司真奇葩!做空报告一公布,大股东竞相抛售股票

春哥来敲我的门这家公司真奇葩!做空报告一公布,大股东竞相抛售股票

作者|一颗手榴弹

港股市场的风云变幻,似乎总是令人捉摸不透。

负面新闻不断、业绩下滑、股价大跌、老板换人……最近,这一系列不幸的事情仿佛都落在了南方能源(01573.HK)这只港股身上。

据8月8日,南方能源最新公告显示,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蔡颖恒因其他工作安排辞任。

在南方能源同日发布的董事名单来看,独立非执行董事由蒋承林、李卓然、府磊三人组人,蔡颖恒的名字已经消失在董事名单中。

值得注意的是,名单中公司的主席及执行董事、南方能源的实控人徐波前不久还被沽空机构直指面临财务困难,公司刚刚遭遇了一场做空袭击。

夸大五倍收入?遭遇做空质疑

7月29日,著名沽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艾默生)发布了一则沽空报告,枪口对准了南方能源,并用“庞氏骗局”来形容南方能源的造假行为。

根据艾默生的做空报告称,他们认为南方能源自2016年上市申请阶段就已经开始造假。其中,公司在2013-2018年间的营业收入被夸大了约5倍,艾默生表示,南方能源在部分财年根本并无盈利。

在对南方能源的做空报告分析来看,艾默生提出了五项质疑点:

1.虚增收入。南方能源全资子公司——贵州优能(集团)矿业运营公司所有业务,业绩理应相近。但贵州优能在2016年、2017年的收入仅为南方能源公布营收的12%、21%,存在巨大差距;

2.虚报产出。在艾默生实地考察后,表示南方能源旗下的三个煤矿的产量,仅为其官方宣称的三分之一。而在2016年南方能源称其产量最多的煤矿,实则仍在建设中。

3.虚假销售。据工商总局资料显示,在南方能源招股书中的六大客户,有四个客户的收入都被夸大,艾默生估算公司六大客户所获的实际收入只有其宣称的16%,而南方能源称其达到四分之三;

4.煤炭价格过高。艾默生提出,南方能源平均售价是与行业周期相背离的。

5.夸大盈利。报告显示,在2016-2018年间,南方能源在盈利上夸大了6.5亿元人民币。

另外,艾默生还指出南方能源在上市后保持高市盈率,是因其控股股东徐波透过售股及押股取得融资而维持的“庞氏骗局”。对此,艾默生直言,目前南方能源、徐波均面对财务困难,并认为南方能源这家公司应被除牌。

面对一系列质疑,南方能源在7月29日当日下跌2.21%,报收于9.73港元/股,随后公司进行了紧急停牌。

无力回击做空,危机全面爆发

公开资料显示,Emerson Analytics(艾默生)2014年才出现在资本市场的视野中,长期以港股作为狙击对象,它曾狙击的桑德国际(00967.HK)、中国光纤(3777.HK)、华瀚健康(0587.HK)目前仍然处于停牌之中,中国宏桥(01378.HK)、天鸽互动(01980.HK)以及周黑鸭(1458.HK)也纷纷是艾默生枪口下的猎物。

面对强劲狙击,反击却稍显无力。南方能源在被做空之后,只是简短的发布了一则澄清声明,据悉,8月2日,南方能源发布公告表示,艾默生的做空报告是在蓄意误导,混杂着不实且没有根据的揣测,旨在操控股价并损害上市公司声誉。除此之外,并未拿出有力的反驳证据,也难以挽回市场信心。

果不其然,在2日下午复牌后,投资者并没有对单薄的澄清公告买账。同花顺数据显示,南方能源股价断崖式暴跌,盘中一度跌逾90%,截止当日收盘,公司股价暴跌89.21%,报收于1.05港元/股,市值蒸发了将近九成,60亿港元成为泡沫,仅剩下7.539亿港元市值。

为什么股民们没有站在南方能源这边?我们且来探个究竟。

资料显示,南方能源原名为中国联合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是贵州省的一家无烟煤生产商。在2016年,南方能源以1.83亿元人民币的集资净额在港交所上市,作为股市“新生”,南方能源也曾被多家投行唱好,其中,安信国际就将南方能源列入了20只潜在新晋港股通标的名单之中,中信里昂证券也曾发表研究报告,表示看好南方能源。

自南方能源上市之后,业绩表现还算稳定。据公司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南方能源实现净利21374.00万元;2017年净利23007.40万元,同比增长了7.64%

但在另一方面来看,反做空研究中心发现,南方能源在成立后的多年来,公司的收益来源仅仅为无烟煤销售这一项收入,业务范围十分单一。

图片截自南方能源财报

收入结构的单一也必定导致了南方能源的业绩会大大受到煤矿价格变动的制约,以2018年为例,南方能源财报显示,公司在2018年实现净利润20631.80万元,同比减少10.33%。其中,南方能源也在财报中表示,原煤销售占比增加,导致公司收入相应减少,煤矿销售成本的增加,致使公司的营业利润减少。

图片截自南方能源财报

没有新的盈利点,也让投资者们的信心日益消退。事实上,今年5月之后,南方能源的股价就开始呈现出持续下跌的趋势,艾默生的一击或许正是压垮南方能源最后一根防线的一击。

图片截自同花顺

大股东竞相抛售股票,大难临头各自飞

在遭遇沽空机构艾默生强有力做空狙击之后,似乎已将南方能源逐渐逼近危机边缘。同花顺数据显示,8月6日,南方能源股价触及历史新低,报收0.46港元/股,8月7日开始才有所缓和,小幅上涨3.26%,但仍然报收0.475港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段做空余波中,公司的大股东们已经在抛售股份,准备溜了。

8月8日,南方能源发布公告,公司执行董事兼主席徐波出售了大笔股份,如今他已不再是南方能源的实控人。

公告显示,南方能源控股股东及主席徐波的配偶DaiLing作法定拥有人的Lavender Row Limited,在8月5日至7日出售约2.27亿股,约占31.63%股权。在本次交易完成后,徐波夫妇仅持有该公司1392.8万股,持股比例为1.94%,至此不再为公司控股股东。

而早在今年6月6日,南方能源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Lavender Row Limited与毕节市安方建设投资公司订立框架协议,正洽谈出售公司1.44亿股(约占已发行股份20%)。

但此项售股权事宜并未成功,由于Lavender Row Limited在2017年4月将南方能源的1.44亿股质押予招银国际财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银国际”),双方订立的一笔贷款的抵押品。在2019年7月8日、7月9日,招银国际将押股中的16万股出售,并要求Lavender加速还款。对此,南方能源在8月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从相关股东获悉,基于招银国际出售股份对潜在出售20%股份的影响的评估,相关股东与潜在购买方之间就潜在出售的磋商已终止。

8月6日,招银国际以0.7072港元/股的成交价,再度卖出1.31亿股大股东所质押股份,在此次出售完成后,招银国际还将持有1244万股公司大股东质押股份。

8月8日,南方能源大股东遭遇强制平仓。公告显示,由于招银国际强制平仓,公司大股东持股从此前的2.41亿股减少为1.1亿股。

此外,南方能源持股23.1%的第二股东——赫章县宏谊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在大股东徐波出售31.63%股份之前,就已经减持。据港交所股权披露显示,赫章县宏谊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出售南方能源股份,如今持股比例已经下降至7.52%。

面对大股东们的竞相脱手,谁会是南方能源下一个“接盘侠”?我们如今还尚未得知,还公司的危机时刻还在继续。有趣的是,在南方能源易主之后,8月8日、8月9日,南方能源股价逆势上涨,涨幅分别达17.89%、7.14%。而在这场资本角逐中,投行机构也在在盘算着“蚕食”这资本红利。

港交所数据显示,尽管公司股价暴跌,8月2日南方能源暴跌之际,越秀买入559万股,富途证券买入1965万股;8月6日,汇丰银行在南方能源股价新低时买入689万股,凯基、海通均买入500万股;8月10日,花旗买入203万股,凯基买入188万股,此外,富昌卖出260万股,越秀卖出195万股。

作者|一颗手榴弹

编辑|小鬼当家家

温馨提示:

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

近期精彩原创

反做空信息中心

世界那么大

扫我带你去看看